行业新闻

张公子与她的乾坤大挪移!

张弘扬(小菩提)1988出生于苏州,2011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,获学士学位。个展2018《寻味》上海原曲画廊2017《菩提心》北京琉璃厂清秘阁2017 《微斓》上海安簃艺术空间2016《菩提心——小菩提中国画新作展》烟台开发区城市展览中心2015《菩提心》北京银泰中心天堂书屋群展2019 “石头记——隽意奇姿·当代中国名家作品邀请展” 北京·清秘阁2019 “和敬清寂——茶事·当代中国名家作品邀请展” 北京·清秘阁2018 “对岸——工笔新势力年度作品邀请展(第二季)”上海 八号桥艺术空间2018 “不只九条命——松荫里的猫咪们”台北 松荫艺术画廊2018 “方寸万千——当代中国名家小品邀请展”北京 清秘阁2017 雅事 | “四时泰平——当代中国画名家作品邀请展”北京 清秘阁2017《欢喜心——佛诞节书画名家邀请展》清秘阁 北京2017 《观乎人文——当代书画名家邀请展》北京炎黄艺术馆开幕家住吴门,久作长安旅——张弘扬作品印象记郑雨亭展放愁眉,休争闲气。今日容颜,老于昨日。古往今来,尽须如此。这是《倚天屠龙记》第二十章《与子共穴相扶将》里,小昭唱与张公子者,彼时二人正困于光明顶密道之中。小昭唱的这支曲子,本是金庸改写元人关汉卿的《双调·乔牌儿》套数。文辞背后,自有一种勘破世事的沧桑与悠然。说到“张公子”这三个字,脑中闪过另一人,虽是女子,然性情做派,颇具公子气,倒是名副其实的“张公子”。张弘扬,生于1988年的苏州人,道地的江南女子。自幼习画,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。相对而言,南方人更熟悉她的本名,北方人更熟悉她的别号“小菩提”。初观其画,感觉有点“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”的意味。笔墨、构图、设色等,都扎实稳重,可以看出历代大家尤其是沈石田、唐六如、文衡山等乡贤的流风。在她这样的年纪,殊为难得。弘扬毕业于著名的中国美院国画系,受过系统而严格的书画训练,摹古功深,是很自然的。但,能画出格调、气韵、意境,就难了。这考验的是作者的思悟——对宇宙、自然、社会、人生、时间、空间、情感、精神、心灵及其关系的思考与体悟。这思考与体悟背后,需要阅历与文化的支撑。正如其母校老校长潘天寿先生所论:“中国画以意境、气韵、格趣为最高境地。”“艺术之高下,终在境界,境界层上,一步一重天,虽咫尺之隔,往往辛苦一世,未必梦见。”汪曾祺先生讲过一件事:法国翻译家安妮·居里安女士,翻译过他的几篇小说,曾问他,为什么他的小说里总有水?即使没有写到水,也有水的感觉。汪先生说:“这个问题我以前没有意识到过。是这样。这是很自然的。我的家乡是一个水乡,我是在水边长大的,耳目之所接,无非是水。水影响了我的性格,也影响了我的作品的风格。”这是一种普遍性的现象。水,就是汪曾祺作品的气质与内蕴。哪怕作者没意识到,读者也能感受到。同样地,太湖边长大,西湖边求学,水,也渗透在弘扬的作品中。她笔下的那些小斋清供、天台盛景、溪山草阁、飞瀑流泉、虫鸟花木、春树夏塘、平湖细雨、万古苍烟、高逸寻幽、寒江独钓……总有一股润泽灵动之气。那是她对这个世界的最本初、最真切的感觉,也是故乡在她记忆与情感深处钤下的一抹印痕。她与吴门先贤在体悟上、情感上,乃至绘画语言上,就自然而然地心领神会了。她笔下的那些人、物、风景,才不纯然就是摹古留真,才能打动今天的心灵。认识她的作品很久后,才认识她本人。初次见面,毫无陌生感,像认识多年的老友一样,海阔天空、自由自在地聊着。她大学毕业后就长居北京,经常游历四方。给我的感觉,是热爱生活,享受生活,拥抱生活。我一直觉得,任何艺术家,都该“痛饮生活的满杯”!她是做到了,令人歆羡。她很独立,热爱自由,有想法,有坚守,柔弱的“江南女子”这样的刻板标签显然不适用于她。如果用一个词形容她,我首先想到的,就是“公子气”。就是一种气定神闲,有定力,鬼马,俏皮,还有一点贵气。近年来,她创作了几组系列画,有“茶器”系列、“牵绊”系列,令人印象深刻。“牵绊”系列里,常见的画面主体是太湖石。或是石上系一红线,红线上方,系一飞舞的彩蝶;或是红衣罗汉趺坐石上;或竟是石化而为云,升入空中,石而云,云而石,云耶?石耶?茫然莫辨。画面的工细,色彩的映衬,加之适度的装饰性,都很有视觉冲击力。而作者的奇思、雅趣、乡愁,乃至对世事的看法,也就不言而喻了。这组画,总让我想起陈老莲。太湖石乃是她自幼熟悉的故乡风物,我想,她之选用太湖石,“皱、漏、瘦、透”的文人趣味,远不如桑梓之情来得更重。太湖石的玲珑多变,天然带有一种神秘感,更增强了作品的余韵与张力。人,或者被有形的故乡牵绊,或者被无形的情感牵绊;所以,有些画里,那根红线索性就没了。生而为人,总是要被各种有形无形的线所牵绊,这些线汇集起来,大概就是陶渊明所咏叹的“尘网”。悟及这一层,心灵反倒更加自由。弘扬的作品,与传统文人画相比,更多的是源于其自身的灵气,源于当代人对生活的体悟。这样的好处,是拉近了国画与现实及观者的距离。但,中国画的本质是诗。画史上的历代大家,无不首先是诗人乃至学人。衷心期盼她在这个脉络上笔开生面,这对精进之中的她来说,是很令人期待的。文字编辑/林笨庵视觉指导/程显军图文编辑/孙夏夏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『关于我们』关注水墨文化《水墨味》杂志社微信公众号:shuimowei电话:010-63301907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张先生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